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搜索

独坐黄昏谁是伴——谈赵熙的一副对联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90|回复: 0
发表于 2017-9-5 08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雪岭 于 2017-9-5 16:50 编辑

独坐黄昏谁是伴
——谈赵熙的一副对联

独坐黄昏谁是伴
怎教红粉不成灰
这副楹联系清季蜀人赵熙为清婉室所撰,现悬挂于成都望江楼公园内。
作者赵熙,字尧生,号香宋。四川荣县人。清季著名的古文学家、诗人、教育家。幼时家贫,世代务农。清·光绪十八年(1892年))进士,光绪二十年(1894年)应保和殿大考,名列第一。授翰林院编修,一度为御史,以抗直敢言著称。终生从事教育与学术。学识渊博,蜀中学者多出其门下。吴玉章、孙炳文、朱德、刘伯承,郭沫若等皆为其弟子。工诗、善书,间亦作画。世称其诗“援笔立就,风调冠绝一时”。偶撰戏词,为时人喜闻,以川剧《情探》最为著名。文辞优美,广为传播。
此联文词风雅,感情真挚,读之令人喟然。上联七字,作者以传神之笔,点染出黄昏时候的意境,不仅是为写景,乃是寓景于情,形象地勾画出一代才女的凄凉身世。才貌双全的女诗人的幽独与无助,落寞与愁苦,悉数凝聚在作者笔下的七字之中。日暮、孤独、凄情、冷清的黄昏景象,使得饱经沧桑,阅尽人间炎凉的薛涛,又怎能不凄然地香消玉损呢?作者在诘问中,深切地表达了他对女诗人的无限哀惋与真挚的同情。
此联为集句。所谓“集句”,乃是集引他人的成句,构成新联的一种方式,实为再创作。所表达的内涵,往往与原句迥然不同。
此联的上联原出白居易的《紫薇花》诗的第三句。原诗是这样的:
丝纶阁下文书静,钟鼓楼中刻漏长。
独坐黄昏谁是伴?紫薇花对紫薇郎。
下联出自白居易的《燕子楼三首并序》中的第三首之第四句。为便于解读,现将原诗及序全文照录于兹:
“徐州故尚书(张建封)有爱妓曰盼盼,善歌舞,雅多风态。予为校书郎时,游徐泗间。张尚书宴予,酒酣,出盼盼以佐欢,欢甚。予因赠诗云:“醉娇胜不得,风袅牡丹花”。一欢而去,尔后绝不相闻,迨兹仅一纪矣。作日,司勋员外郎张仲素绘之访予,因吟新诗,有《燕子楼》三首,词甚婉丽,诘其由,为盼盼作也。绘之从事武宁军有年,颇知盼盼始末,云:“尚书既殁,归葬东洛,而彭城有张氏旧第,第中有小楼名燕子。盼盼念旧爱而不嫁,居是楼十余年,幽独块然,于今尚在。”予爰绘之新咏,感彭城旧游,因同其题,作三绝句。
其一    满窗明月满帘霜, 被冷灯残拂卧床。
      燕子楼中霜月夜, 秋来只为一人长。
其二  钿晕罗衫色似烟, 几回欲著即潸然。
      自从不舞霓裳曲, 叠在空箱十一年。
其三    今春有客洛阳回, 曾到尚书墓上来。
      见说白杨堪作柱, 争教红粉不成灰?
句中的“争教”与“怎教”同意。白居易诗中,往往以“争”表示“怎”之意。值得说明的是,燕子楼的故事,历来为骚人墨客津津乐道。其实盼盼是不能与薛涛相提并论的。赵熙不过是借引其成句,赋予新的内涵。其至贵之处在于天成,不显刀迹斧痕,可谓上乘之作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版权所有:四川省毛泽东诗词研究会 天府诗词网  技术支持 静享文化传媒(四川文化网)

备案信息: 蜀ICP备17029049号  © 2001-2018 scgoo.cn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