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搜索

那年走时,只有暴雨相送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48|回复: 0
发表于 2018-7-6 02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不知不觉一周年过去了。我努力说服自己,让自己相信,已经坚持了十二个月。

到这里第十二个月时,我又陷入一种工作上的困顿。在一个雨夜,我把自己的灵魂缓缓地靠在压在我心头一年之久的一块石头上,算是歇息一下。

到这里第十一个月时,我梦见自己清扫了自己满身的尘埃,并堆积成山。山上风很大,一霎时江湖破败,草青黄、尘飞扬、马蹄南去、人北望。

到这里第十个月时,我开始尝试着喝酒,然后试图把自己隐藏在一丝醉意之下。每夜取两盅而饮:一盏敬流浪过窗吹的风,如一曲布鲁斯口琴轻轻滑过耳膜:长亭外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;一盏敬晒干我三百六十五里长路的月,如步入异乡的街道,道旁树木疑似皆是故人的影子。

到这里第九个月时,终于悟出:一个人,在异乡,很容易想起上辈子或者下辈子,却总是看不到这辈子的自己。

到这里第八个月时,心累了,手不曾闲着,慢慢伸进自己左心房,摸索着一件件旧事,翻腾出一两个暖心的故事,感动一下疲惫的自己。

到这里第七个月时,我的脚步开始趔趄,如寒风,一目十行的数了又数那些掉落在路旁的落叶,越来越让我不敢想象余生的样子。苟且于暂时的生存,这儿曾经是我的远方和诗,而今远方变成眼前,诗歌不知去向。

到这里第六个月时,我遇到了我生命中最清澈的一滴水。我觉得幸运的垂怜本身是一种幸运,但上帝并不会将你置于我手心,刹那交错就是一份美丽,何况,这美丽,将再很久的一段时光里,与一个孤独的生命光影交错成永恒。

到这里第五个月,我终于伸手,把仅存的一巴掌阳光拍案下注,不问庄家来自何方,姓甚名谁。只是枉然的等待有一天能开出一付天长地久的牌九,赢得波浪千倾。

到这里第四个月时,总是闻到他乡的炊烟中有故乡的味道。

到这里第三个月时,我把我与生俱来的落寞剪碎,重新缝成一件袈裟。在袈裟里层,我忍住多少次滴墨成伤,写下了波若密多心经。

到这里两个月时,我如一位脱巾独步的逸士,并在满目的陌生中,沉剑,埋名。

到这里一个月,我觉得缘分如风,不知何时吹乱头发,亦不知从何处吹来。

那年,我离开家乡的时候,只有一场暴雨相送。

【好久没露面了,也不会写诗了,悄悄码一点字,偷偷问候一下天府的各位诗友】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版权所有:四川省毛泽东诗词研究会 天府诗词网  技术支持 静享文化传媒(四川文化网)

备案信息: 蜀ICP备17029049号  © 2001-2018 scgoo.cn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